推荐

《一种罪恶的牺牲(两章)》

散文  2021-11-27 10:37  1337

       致沙尔·波德莱尔

        让沙尔·波德莱尔来读这篇所谓的文章吧,也好让大家再看看他那双曾充满愤怒的眼睛,还有那曾在弥漫硝烟的风中蓬散着的乱发。

        巴黎,在沙尔·波德莱尔的眼中,只是一座充满悲恸、迷惘和愤慨的城堡。

        因为在那里,沙尔·波德莱尔看烦了一些人把金钱当成一种宣泄快意的工具,狠心地榨取而又随意的浪费,如水如纸。然而,一些穷人们的嘴巴,却像马路边的车门一样成天洞开着,吸进的只是城市喧嚣后的尘埃和繁华后的秽气。

        在巴黎里,沙尔·波德莱尔先生也看够了如蚂蚁般的妓女,衔叼着城市的面包渣,在大街上,在车辆中,在城楼间,来来往往,一群一群。他还看见一位法兰西绅士友好地向一头毛驴鞠躬致敬。

        沙尔·波德莱尔终于笑了,笑声中惊醒了好多暧昧和酣梦。

        他托起窗台上的花盆,朝深渊般的楼下狠狠砸去。在他看来,世界似乎不再有什么美丽存在,连花也是在以一种罪恶的方式存活着。

        最后,尊敬的沙尔·波德莱尔先生在一阵火药味中磕开了酒瓶,怒瞪双眼,一种牺牲被罪恶悄然揭开了面纱,将正义从此定格。


        致文森特·梵高

        我肯定是不认识梵高先生了,只晓得他种下的那株向日葵,在伦敦卖了好几万美金。

       当然,这一切梵高也是不知道的。

        这个由一位荷兰农妇生下的儿子,大多时光是在闷闷不乐中度过,也在日升月沉、春去秋来中麻木了二十几年。

        然而,在梵高二十八岁那年,他突然心血来潮,挥动贫困的画笔,将自己嫁给了艺术,恪守永世寂寥。

        从此,他用血液浸染太阳,饱蘸笔尖,画一个在《画家的卧室里》《吃马铃薯的人》,慢慢粗糙强烈的欲望。

        然而,没有人理解梵高,可怜!他背负自己的画穿越隔离世俗的阴冷山谷,却成了俗人眼中肩负行囊的乞丐;在烈日下的疯狂舞蹈,却将一种神经质苦涩笑纳。

        梵高割掉了一只耳朵,自己的。他只是想看看,自己是否也在同这个阴冷的世界一起发霉。

        三十七岁的一天,梵高终于再也无法眼睁着看自己的躯体,在罪恶的潮湿中涨白糜烂。最后就在那朝向自己胸膛的枪声中,将三十七岁的生命狂舞成一朵带血的奇葩,而他还是一个光棍。


 1999年6月写于开江长田

 2001年3月刊于《开江作家》第11期

上一篇 下一篇
暂无资料
相关内容
  • 《那只纸船》
    当初迷上折纸船,是因为莹。那年,我正念师范二年级,是一个夏季的黄昏,我手拿着一本诗集《冬天里的春天》,独自踯躅在学校围墙外的那条小河边。那里风景很美,草青柳绿,和风吹送,涟漪粼粼。忽然,我远远看见一个白色的人影,像是一位女孩,静静地蹲在河边。没想到,在这么热烈的季节里竟有如此孤寂的女孩。原来是莹,她正痴痴地望着河水,慢慢放走一只只精致的小
    散文 | 2001/02/28 23:12 | 348
  • 《世界末日》
    莫名其妙也好,杞人忧天也罢,反正我常问自己是否真有世界末日,还想象着那时人们的那种痛苦和无奈。彗星。地球。相撞。顿时海浪四起,咆哮而涌,吞噬了地球。这一切不再只是电影中的构思,中科院最近报道说:现已发现一百多颗直径近1公里的小行星的运行已经接近地球的运行轨道,还有90%的近地天体没发现,地球与星球相撞只是时间问题。1908年,一颗大火球在西伯利亚的
    散文 | 1998/08/30 22:59 | 411
  • 《巴山韵》
    当我依稀看见老者们倔强的史迹,听见那突兀高亢的川江号子,似乎一只白虎从脑海闪过
    散文 | 2021/12/05 22:30 | 1261
  • 《最后的眼神》
    她,在我们三姐弟中排行老二,比我大一年又一月。幼儿园,我们是同班,小学是同级。每逢上学下雨,她总是牵着我抑或背着我。生活中,我总是和她争这争那,但最终都是以我胜利告终,但每次胜利的同时都伴着母亲的一句话:“你是姐姐,让着弟弟。”
    散文 | 2021/11/27 11:05 | 951
  • 《荆棘鸟》
    有一只鸟,它会将自己的身体扎进寻觅已久的最长最尖的荆棘中。然后,荒蛮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放开那能让百灵变得黯然失色的绝妙歌喉。上帝在苍穹里微笑,世界在静静地聆听,曲终命竭。
    散文 | 2021/11/27 10:52 | 917
相关推荐
  • 《巴山韵》
    当我依稀看见老者们倔强的史迹,听见那突兀高亢的川江号子,似乎一只白虎从脑海闪过
    散文 | 2021/12/05 22:30 | 1261
  • 《荆棘鸟》
    有一只鸟,它会将自己的身体扎进寻觅已久的最长最尖的荆棘中。然后,荒蛮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放开那能让百灵变得黯然失色的绝妙歌喉。上帝在苍穹里微笑,世界在静静地聆听,曲终命竭。
    散文 | 2021/11/27 10:52 | 917
  • 《风吹草动》(三章)
    纵然千疮百孔,孑然一身。 一股风悠悠吹来,一双手轻轻抚来,万千故事便绵绵传来。
    散文 | 2021/11/27 10:51 | 1267
风吹草动
热门内容